佛系蹲坑.隨緣產糧。
歐美日二三次元大雜燴。
邏輯文字修復需要.構圖復健中。
自介.蹲坑詳見置頂。

垃圾食品特别篇:黑盾红罐-精神世界

太棒!
我要轉過來自己收著XD

蟹肘子:

特别篇:黑盾/红罐-精神世界


罗杰斯坐在大厦的废墟上,背后是黯淡无光的落日。远处的高楼以怪异的角度扭曲着,在飞尘里错位般拧成数种形状。大火已经熄灭了,但令人窒息的焦糊味和骇人的黑色残体到处都是。落日红得异常,它的光诡谲地播洒全城,照得每座颓圮的建筑都像在流血。他们刚刚杀死了一个城市,它的血从太阳里流出来,流向地面。
斯塔克就坐在他脚下的空地上,抱着一具破破烂烂的空盔甲。它的头枕在他的手臂上,没有面甲,露出空无一物的内里。它的手脱力般垂在一旁,手指残缺不全。它像是死了。它的确死了。斯塔克抱着它如同抱着自己的尸体。
“那是你的第几套装甲?”
“最后一套。”
“你还要继续吗?”
“继续。”
罗杰斯挫败地叹了一口气。踢开小块的水泥,走下高高的废墟。他所过之处,扬尘纷纷落地,空气重又变得可以呼吸。他眨着眼睛,肩章闪闪发光。他的军靴没有一丝污迹。
斯塔克颤抖起来。他抬起左手,手甲顺着左腕爬上沾满污血的掌心。它只亮了几秒就因为罗杰斯不悦的一眼而熄灭。罗杰斯在自己的世界里主宰一切,他让那花哨的武器片片凋零,一落地就化成灰烬。物质在精神的世界里失去实体,不得不向意识俯首称臣,为神经的每一个刺激而违反常规。
一败涂地的斯塔克吃力地仰视着他,用流血的脸颊对他扯出一个疼痛的微笑。“队长。”
罗杰斯凝视着他。“你不能再打了。”
“我会死吗?”
“我想就会。”
“你想我死吗?”
罗杰斯没有回答。
“队长。”斯塔克麻木地带着满脸的血迹微笑。
“过来吧,”罗杰斯低声说,“我一直在等你。”
斯塔克微笑。罗杰斯干干净净的手贴上他满是血和尘土的脸颊。曾经他们也是如此,在清晨,在夏夜,在战场上,这只手贴上斯塔克的皮肤,相触的感觉胜似亲吻。黄昏为他的眼睛染上不详的红色。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感竟然也如此真实,让思考随之迟滞,使得他不禁习惯性地微微磨蹭,表露身体先于大脑反应出的亲昵。罗杰斯,罗杰斯,罗杰斯。他的眼睛多么长于欺骗,仿佛它的主人始终不渝。军装外套猛地包裹住他,散发出的温度亲热地渗入他的身体。
亲吻姗姗来迟。斯塔克在这片虚情假意的嘴唇上尝到谎言。他吃到炮火和硝烟,被唤起辛辣苦涩的味觉。他旧爱的幻影之口味如同巧克力、干涸的血迹和酒精,多么甜蜜又多么恶心。回忆在此可以被品尝,假如它们不是浓烈如斯,他的味蕾就不会失灵,不会把甜与苦混为一谈。他布满伤口的手抓住了那头一尘不染的金发。罗杰斯用主场作弊,让大脑欺骗五感,让舌尖连接上斯塔克的心。斯塔克尝到冰糖,单纯如斯塔克第一次吐露心迹;又或是海水,咸涩得像罗杰斯第二次掉进海底;又或是金属,振金的味道他早已熟知,因为他曾为罗杰斯千百次擦拭。他尝到火和冰,他尝到酸涩、眼泪和嫉妒,他尝到困惑、恼恨和歉疚,他尝到过去无数过日日夜夜罗杰斯在厨房做给他吃的所有东西,尝到他的第一拳击在对方脸上时的血腥气,尝到渴望、固执和野心。他尝到剧烈的爱情。
剧烈的爱情。以假乱真的爱情。
“我会死吗?”
“不会。”
“你想我死吗?”
“不会。”
斯塔克的双手从罗杰斯腋下穿过,环住了他。罗杰斯俯下身,把头靠在他的反应堆旁,听见持续的心跳。
“我真的不会死吗?”
“真的不会。”
“你拿什么来保证?”
“拿什么都可以。”
斯塔克深深吸气,胸膛随之起伏。他满足地叹了一口气。
“你知道你尝起来像什么吗?”
“什么?”
“像个幻觉。”
罗杰斯动了动。斯塔克的手指在他的嘴唇上流连不去。
“队长。”
“叫我史蒂夫。”罗杰斯低声说。
“我怎么叫呢?”斯塔克耐心地问,“史蒂夫,史蒂夫,史蒂夫?”
他的发音是如此的怪异。
罗杰斯颤抖起来。
“你怎么沦落到要骗你自己?”斯塔克同情地喟叹,“你要是记不得我怎么叫你的名字,我该怎么演下去?”
罗杰斯不能回答。
“你想我死吗?”
“我不想,”罗杰斯重复,“我不想,我从未想过。”
罗杰斯缓缓抬起头。斯塔克的微笑如此闪耀又多情,像是他已经放弃抵抗,像是他真心实意地想和他的爱人待在一起。
“不,不,不,”罗杰斯警觉地抓住他的肩膀,“托尼,我不想,我真的不想,你知道我不想的,我怎么可能——”
“史蒂夫,”斯塔克吃力地发音,“你给了我那么多种一厢情愿的味道。”
罗杰斯失语。
“看啊,”斯塔克摊开手掌,伸向罗杰斯。他从指尖开始分解,散成深色的细沙,落地就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幻影。斯塔克是铁块、砂糖、火药、酒精、血滴、海水、火星、冰块、巧克力、尘土、陨石、纸片……斯塔克是构成这个世界的全部东西。斯塔克软得入口即化,又硬得如同铁石。斯塔克是他的爱情拖着的影子。
罗杰斯嫉妒过去曾品尝他的自己。他一扬手,所有落下的东西都烧成灰烬。落日重新升起,世界再度颠倒,他站在拔地而起的大厦门前,等待冲出来的下一个可吻的幻影。


END


——
这个特别篇送给 @神經元 ,感谢她今天发了那么多私信谈我和我的文章。我已经很久没看到这么长的评论和鼓励了,所以今天为了她又写了一段。最近过得有点怪怪的,所以没能坚持得住《垃圾食品》里快乐的风格。真希望这个黑盾能不要看起来太傻了,造了一个又一个铁罐出来只为了亲一亲。我还在努力回想以前写这类场景的感觉,但还是感觉力不从心。请各位多多担待吧!

评论
热度(61)
  1. 神經元蟹肘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太棒!我要轉過來自己收著XD
© 神經元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